那一路上,我读着一首首诗,就像淌过一条条河。就像牛羊随着季节,奔波于夏季场和冬季场。那一天,我看着窗外,牛羊中的诗人,我久久地寻找传说中,那被深深埋藏在这一片荒野中,诗歌的星宿。

老人们说:天上每一颗星星就是地上每一个人。我在星空下的湖畔游走,我看见,诗人在荒野中放牧着星星。诗人要有爱情,就像诗人不能没有一颗远行的心。我们游走,并且整日整夜的唱着情歌。

总有那么一天,总有那么一天,当我们回头时才会发现,退路全无,荒草长满了一切空间。凝望着她,你只能这么一直凝望着。我不说一句话,我用我短暂的生命——这熬不过一个冬天的短暂生命,深深的凝望着她,潮涨潮落。

于是我在佛祖面前许下宏愿:让我在每一年的春季复活,我便情愿承受每一个严冬的摧残——只为这样亿万年静静的,深深的凝望着她,潮涨潮落。

你的花期一开一落,就是人世间一百年。我就坐在这里,就默默的灌溉着你。只是,花开的时候,我已渐渐枯萎,花落的时候,我已变成化石。

佛说:一花一世界,你的世界可曾有我?我的世界,却来不及显现你的影子……